NBA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NBA新闻 >

延斯·施潘是默克尔近年来党内的最大批评者

时间:2018-11-18 09:18 作者:admin 点击:

  11月18日报道 台媒称,10月28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基督教民主联盟(CDU)柏林总部的记者会上宣布,12月将不再参选基民盟党主席,且2021年不再竞选连任总理一职——默克尔18年的党主席、13年的总理生涯即将划上句点,同时,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但难民和移民问题在州议会选举真的发挥这么大的作用吗?德国选民真的这么重视它吗?最近的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的选举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报道称,巴伐利亚州和黑森州分别是基社盟和基民盟保守派的铁票仓,两者打的选战却大不同。黑森州州长大致上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巴伐利亚的基社党却从2015年,就不断挑战默克尔,甚至主推自己的外交及治安政策,跟欧盟的其他右派保守势力,如匈牙利和奥地利总理,共同结盟反对默克尔。
 
  报道称,在地方竞选期间,德国内政部长兼基社盟党主席的泽霍费尔以反中央的难民政策为主轴,企图弱化极右派德国选择党(AfD)在巴伐利亚的兴起。显然,泽霍费尔的策略严重失败--基社盟的得票率跌到32.7%,是1950年以来的新低。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巴伐利亚选民最关心的议题是教育政策、社会不平等、环保和房价等议题,70%的人认为,基社盟过度强调难民议题;黑森州选举中,基民盟得票率惨跌至27%左右。
 
  报道指出,德国整体的经济状况虽然领先于其他欧盟国家,可是仍面临许多急迫的社会问题。这些在德国的公共论述中甚至被称为“危机”的问题还真不少:护理及看护危机、教育危机、住宅危机、托儿危机、退休金危机、儿童贫困危机、生态危机,以及种种劳动市场失调的问题。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11月15日报道,默克尔的执政作风一直以来都以理性、踏实、认真为核心理念,她对退出政坛的细腻安排果然也是如此。多年前,默克尔已经向友人暗示,她不想要成为下一个赫尔穆特·科尔。虽然她拖到了最后一刻,但实际上,默克尔自愿且有序的离职是德国总理中首位。
 
  报道称,根据默克尔在记者会上透露,放弃连任是她早在6月就做出的决定。她并没有屈服于极右派多年来所叫嚣的,以及过去一年,许多媒体纷纷叫嚣的“默克尔必须走!”论述。在地方选举结束的隔天,默克尔马上宣布退出政坛,一边抢先于党内的批评声浪,一边则响应人们经过民主程序的表态,使她能保持面子和尊严,自主有序地退出政坛。
 
  报道称,德国缺少师资、托儿所,和社会住宅。同时,有20万余人尽管有全职工作,却无法纯靠该份工作的薪资过活,仍需要向国家申请补贴。
 
  报道称,在这些急需要改革的议题上,默克尔所带领的政府进入了停滞的状态。德国一次又一次的民意调查显示,人们迫不及待希望政府对这些社会问题能有所作为,但几个执政党却反复被极右派反对党的反难民和公共安全论述绑架。
 
  报道指出,巴伐利亚、黑森两个州议会选举结果也分别证明了,反对默克尔难民政策与否,对人民是否认同基民盟-基社盟政党联盟并没有发挥决定性的影响力。因此,默克尔也抓住这个宣布退出政坛的最佳时机,好撇清难民议题和她的决策之间的关系。
 
  但无论如何,默克尔党内外的支持度下降仍是事实,也是她为什么不得不选择退出政坛的主要理由之一。在9月底的党团召集人选举中,现任召集人、默克尔心腹考德意外落选时,国会党团就已经向她释出警号。
 
  报道称,政党光谱上,基民盟不断向左靠拢。根据德国民调机构迪麦颇公司在1998-2015年间的调查:2001年默克尔出任党主席一年后,人们对基民盟的理解仍然是“明确的右翼”政党;2008年至2015年间,却可发现,默克尔所带领的基民盟越来越“倾向左翼”;甚至在2015年11月,基民盟更首度被主流受访者定位成“中间左翼”。
 
  报道指出,虽然默克尔似乎别无选择,但基民盟被改造成中间偏左的政党,却让德国政党光谱产生很大的失衡——基民盟的“社民党化”不仅夺走社民党的支持者,让社民党越来越难表现,同时也留给极右派发展的空间。
 
  报道称,2013年以来,联盟政党的右翼出现了德国选择党。如今德国选择党的高层更有不少是前基民盟的党员,其支持者中,也有许多基民盟的前支持者。2017年国会大选时,有105万前基民盟选民投给德国选择党;同时,默克尔2015年的难民政策,则得到许多原来是社民党和绿党支持者的认同。
 
  然而,默克尔此举同时也违背了自己多年的主张:执政党主席和总理二职,应由一人所担任。她究竟为什么选在这个时间点做出这样的决定?在记者会上,她坦承放弃连任的决定背后,主要考虑有三:基民盟-基社盟(CSU)政党联盟(Union)在巴伐利亚自由州和黑森州两个州议会选举得票率大跌;基社盟、基民盟姊妹党之间的裂痕,尤其是基社盟高层不断扯她后腿;大联合政府组成和执政期间的种种困难。
 
  报道称,延斯·施潘是默克尔近年来党内的最大批评者,也是有望成为新党主席的党内领袖之一,属于基民盟保守派。2017年大选后,默克尔不得不邀请他担任卫生部长并加入联州内阁。施潘认为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是错误的,他10月31日在《法兰克福汇报》的一篇社论中写道:“房间里的白象是‘移民问题’……对许多人民而言,这个议题的讨论并未结束,也尚未解决。”
 
  确实,默克尔这几年来一直在回避收容100多万难民所产生的反弹和社会问题。尤其在2017年选举期间,难民一词完全没有出现于基民盟的竞选论述里。相关民调结果也显示,2017年底以来,一直有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认为默克尔在难民和庇护政策上表现得并不好。
 
  报道指出,这些发展令作为中间倾左的基民盟进入四面楚歌的状态:右翼是极右派民粹主义的德国选择党;左翼则是越来越强大的绿党。
 
  有选举专家甚至警告,如果基民盟现在改变方向,将面临“重新远离社会多数民众”的危险,巴伐利亚州本次州议会选举就是最好的例子:虽然基社盟向右靠拢,但是德国选择党并没有消失,反倒是对基社盟感到失望的都市选民改投给绿党了。